穿越泰拉瑞亚的我是教主

头像
夜梦Lv.4
更新《穿越泰拉端亚我是教主》目前失联中 作者认证
分类:吟游诗人

第一话 穿越
阴暗的地牢里,一位白发女人正躺在冰冷的地砖上,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她已经停止了呼吸

我身上的衣服很是华丽,墨蓝色的长袍上绣着一层金边,只可惜这件长袍已经破了不少口子,一些地方还沾着干涸的血迹

突然我猛地睁开眼睛,那莹绿色的眼睛在幽暗房间中闪着诡异的光

“我这是在哪呢?”我想坐起身但身上的伤口让我不得不从新躺下“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想到这个事情让自己突然有些惊恐

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我又晕了过去,再次醒来还是在那地牢中,不过我倒是清楚发生什么了,我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这个地牢的主人,是拜月教的教主也是个强大的法师,而被人强迫证明信奉的神就是月球领主

而她的死亡原因吗……不明…,是的,她的记忆中并没有死去的原因,不过看着破损的衣物和身上的伤口估计是和什么打了一架

(不知是谁,给个提示,内部战争,而且别忘了教主也是boss哦【虽然只有金像和一些说不上了的东西】

房间不大但也有,我现在的位置和挺近的,估计是进来的时候原主就撑不住了,不过她的死了到便宜了自己

“姐↗姐↘,你就安心走吧,我以后会给你烧纸的”

我半跪在地上不断的用左手画着十字,不是我不想站起来,主要是这具身体现在真的太垃了

就在我还在整理记忆(缅怀死者)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了,一个低沉的女声传来,那是一种微弱的,沉闷的,节奏很快的声音,如同一只被棉花包裹的表

深幽的地牢加上那如同恶魔低语的声音,让我打了个寒颤

为了不暴露自己不是身体的原主人,我强撑着身体走到衣架边,按照记忆的模样给自己套上了教袍和面具

敲门声迟迟没有得到回应也变得有些急切起来“教主,您还好吗?教主?”

打开门,外面是一个不高的女人,虽然兜帽已经盖住了脸但看身材还是能认出来的,心里和对方比了一下自己这具身体,虽然有袍子挡着但对方应该有C!

此时的那位女士一手拎着一圈颜色各异的钥匙,另一个手扶着门框还拿着一把金钥匙,想来对方原本是打算直接进来的

隔着面具看了那人两眼之后我就关上了门

在我记忆里原主在手下面前摔门也不是一两次了,我这么做到也算合理

虽然我是没事了,可门外的那个女人却慌了神

“教主!您听我解释”她手中的钥匙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此时的她心里不仅想到:可恶我为什么要听米亚的活啊,我这次肯定完了
p:米亚是游戏中四个人只一哦⊙∀⊙!

而回到房间稍微和自己上辈子的记忆对比了一下发现有个游戏竟然和原主的记忆查重率50%

“泰拉瑞亚吗…”这款游戏我玩过而且还很喜欢,不过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自从丧尸病毒全面爆发后我都没碰过手机,更别说打游戏了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处理身上的伤口,不然我就要体验什么叫梅开二度了,但是……TM的原主根本没在自己房间里放过医药箱之类的,就更别说治疗药水

“哦豁,完蛋”我身上的伤挺重的,但又不敢出去毕竟按照原主的记忆来看最近可不太平,如果被发现我不是本人估计也要死

“左右都是死还不如摆烂”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闪烁的“至少死前睡了次床?”闭上眼睛看着原主那些回忆

虽然很不道德但偷看别人的记忆真的很快乐

【叮】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那声音就如同微风拂过风铃一样,让人不经意间回忆起那个夏天

【宿主您好,系统wiki为您服务】

“系统?”我有些迷茫,自己上辈子在末日待了将近五年都没有系统居然穿越就有了?

【宿主我在,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系统的声音很好听可惜没有丝毫的感情

“系统救我!我要没了!”我在心中喊到

【抱歉宿主,您的身体我可以治疗,但我没有治疗灵魂的权限】

“???”我迷茫了,灵魂这东西虽然在我原本的世界被证实存在,但从没人提到过治疗灵魂,毕竟他们也刚有灵魂这个观点

【我能治愈您的身体,可灵魂的损伤让您注定活不久】

“说的好直白,那我要怎么才能活?”我平静的问道,死了一次之后我也看开了,要求难的话:不要死的太难看,要是不难的话:我还想再活五百年

“还有,先救一下我OK?不然我能给你表演一个原地去世”

【您需要信仰,如同您信仰月球领主,信仰的力量可以用来治愈灵魂和肉体】

“懂了”
以下是私设

正常情况下是白发绿瞳,狂暴则是血红色瞳孔图片在评论区

姓名:拜月

性别:女

性格:傲娇

弱点:近战

身高:186

生日:5.6和我生日一样

喜好:祷告

简介:

封印四大天界塔和月球领主,以前被人被迫,现在被系统被迫证明的月球领主狂热粉丝

注:摘抄网络上作者:青衣万世发的应改人称但是没有后续,所以我来写。如果后续不好的说,求原谅

信息x
你确定要删除回复吗?

首页

视频

社区

福利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