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

头像
三鷹朝.Lv.6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问我何求 羽毛笔火焰羽毛笔黑晶羽毛笔战士毕业认证超级黑晶之证克总的眼镜阿馆小分队奖券魔导院毕业证西瓜勋章大满贯勋章
分类:吟游诗人

二十一章、血肉之墙
1.地面之下,炼狱之中。烈火熊熊,炽焰焚身。巨物毕现,恐惧蚀心。望着缓缓而来的血肉之墙,溪午不免咽了口口水,他从未见过如此巨大之物。状似一具血肉模糊的躯体,扭曲的肉块上,极不和谐地镶嵌着三颗眼球状肉块,说是三颗眼球,其实溪午觉得中间那颗更像是一张布满獠牙的巨口。混沌的躯体上还密密麻麻生长着带有利齿和巨口的触手,它们的口张张合合,犹如地狱饿鬼。血肉之墙缓缓蠕动,朝着溪午逼迫而来。
2.溪午看到它,感到极度恐惧与压抑的同时,心中却突然升起一丝古怪的敬畏之感,仿佛眼前的并非怪物,而是堕落的圣人。溪午感到很奇怪,一时间呆立在原地,心中被未知充斥。
3.血肉之墙已经近在咫尺,触手已经要触碰到溪午的面庞,溪午这才意识到不能再发呆了,他拔出永夜之刃,朝张牙舞爪的触手斩去,顿时,魔光爆射四起,溪午也发现,血肉之墙的移动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快一些,加上长出的触手能够伸到很远的距离,让它的本体能够隐藏在触手之后对溪午发起攻击。
4.魔光闪烁间,靠近的触手被尽数斩落,它们落到地上,痛苦地扭曲着,随即化作一摊肉泥,看得溪午直犯恶心。血肉之墙见光有触手不够,又从躯体上分裂出一些小型血蛭,穿插在触手之间,攻向溪午。
5.连续几次被灵活的血蛭击中,又招架不了那么多触手,溪午连连吃瘪,落入下风。他迅速拉开身位,收起盾牌,戴上了生命手环,才稍稍回复了刚刚损失的生命。溪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眼前的情况:要先解决掉挡在血肉之墙本体前面的触手,才能对他的本体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不然光凭他现在这样,很难对血肉之墙造成很大威胁。同时还要躲避血蛭的偷袭。他很快稳定下来,耐住身体上的疼痛,不断劈砍袭来的怪物。“啪”,地上的一个罐子被溪午无意中砍碎,随即从罐子碎片中掉出一颗红心,缓缓飞向溪午,被他吸收进体内,为溪午回复了部分生命。
6.溪午见状,似乎找到了制胜的秘诀,他开始一边解决触手和血蛭,一边寻找地上和堡垒内的瓶瓶罐罐,打碎他们会有几率回复一点生命。渐渐的,血肉之墙的触手已经几乎被全部消灭。看到自己的攻击被眼前之人化解,血肉之墙愤怒地咆哮着,向前蠕动的速度似乎更快了些。溪午见势,收起了占满血肉还在发烫的永夜之刃,随即从背包中端出迷你鲨,捧起枪,对着血肉之墙喷射着子弹。
7.溪午敏捷地跳跃在各个地狱堡垒之间,在与血肉之墙纠缠的同时,也寻找着可能藏有红心的罐子。他推开一扇,正好,门口摆如他所愿摆着一个罐子,溪午刚打算劈碎罐子,突然一只地狱火焰小鬼传送到了他的面前,一团火焰射出,打在他身上,溪午没来得及反应,被火焰点燃,从堡垒上掉入了岩浆之中。看着岩浆护符越来越暗淡,溪午从岩浆中探出身子,想要尽快从岩浆中脱离。谁料,下一秒,小鬼传送到了他的旁边,一记火球再次将他打进了岩浆中。岩浆护符效果消失,滚烫的岩浆灼烧着溪午的身体,他举枪向小鬼扫射,将其击杀。
8.溪午挣扎着从岩浆中脱离,迅速向空中跃起,却被逼迫而来的血肉之墙掀飞了出去。盔甲上还燃烧着熊熊的火焰,生命值迅速减少,看着越来越近的狰狞怪物,溪午心中不免打起了退堂鼓,他摸出魔镜,想要回家。但是,他怎么能让向导白白死去,自己就这样回去了,想必向导也会不高兴的吧。他看到血肉之墙的巨口好像勾起了一丝弧度,仿佛是在嘲讽他的懦弱。
9.不,就算会失败,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他眼神变得坚毅,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火焰的灼痛,身体也不再颤抖。这时,他从地上摸到了几个椭圆状的物体,是击败蜂后掉落的蜜蜂手榴弹,在刚刚的撞击中,从背包里掉落了出来。溪午顺手扔了出去,手榴弹撞在血肉之墙巨大的躯体上,炸裂开来,无数蜜蜂飞出,一股脑涌向血肉之墙,对它展开了猛烈的进攻。溪午也端起迷你鲨,向血肉之墙喷吐着愤怒的炮火。
10.不知为何,溪午看向血肉之墙,却发现那巨大双眼睛闪过一抹欣慰之色。
11.为了不再被偷袭,溪午只好再次拿出盾牌,抵挡小怪的暗中偷袭。可是,意外横生,打着打着,迷你鲨突然停止了攻击,溪午以为是卡膛了,敲打两下却发现是没有子弹了。无奈他只好拔出永夜之刃,与血肉之墙开始了近身肉搏。不断地有血蛭在溪午的身上撕咬,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只顾朝着血肉之墙输出。
12.双方的血条很快见底,看样子是血肉之墙身旁拥有众多血蛭更胜一筹。可是,就在溪午最后一丝生命即将消逝时,他猛然跃起,拿出生命药剂,一口喝下,血条顿时回复许多,他顶着血蛭的撕咬,一剑插入血肉之墙的眼球中“混蛋,我还有生命药水呐,你有吗?”
13.血肉之墙猛然炸开,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爆射而出,将溪午包围。不知过了多久,溪午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置身一片空白之中。下一秒,视线中出现了两个人,虽然看不清面庞,但熟悉的感觉让溪午意识到,其中有一个人,正是向导。
14.“这是,谁的记忆?”溪午迷茫地看着两人,随即如潮水般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
血肉之墙本来与向导一样,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他们共同压制了这个世界古老的光明与黑暗之魂。向导来到地上,引导来人,守护地上的世界;而他退回地狱,化为巨人,镇守地狱的无边邪恶。作为世界的守护者,他们都是全知全能的存在。但是,漫长的岁月中,在光明与黑暗的腐蚀下,他们都逐渐失去了自我。向导失去理性,沦为行尸走肉;而他被邪恶感染,逐渐变成了一只怪物...
15.他们在泰拉世界已经找不到任何希望,逐渐迷失在了混沌的秩序之中...
16.在他们绝望之际,突然,眼前景象转换,溪午看到了——自己。世界的守护者洞悉万物,他们察觉到了你的到来,血肉之墙将最后的人性分割出来,唤醒了向导,而身在地狱中只留下了被侵蚀失去理智的肉体...
17.在向导的指引下,清除克苏鲁留在这个世界的隐患,消灭了克苏鲁之眼克苏鲁之脑骷髅王以及众多BOSS,世界的守护者逐渐认可了溪午,准备把这个世界交托到溪午手中。
18.留在地狱承受苦难的另一部分意识开始诅咒出逃的意识,浓烈的憎恨与诅咒不断凝结,化为巫毒玩偶,并以献祭向导的方式来召唤血肉之墙。或许作为全知守护者的向导早就知道,但他没有组织,因为他深知,新神的崛起,必将伴随着旧神的陨落,他选择牺牲自己,让位与你。
19.向导的死亡,人性的崩坏,将早已扭曲的血肉之墙彻底释放。
20.击杀了曾经的世界守护者——世界的主宰与核心,同时,古老的光明与黑暗之魂也被释放。没有了血肉之墙的压制,整个世界,将陷入危机...

  • 三鷹朝.
    1楼
    三鷹朝.Lv.6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问我何求 羽毛笔火焰羽毛笔黑晶羽毛笔战士毕业认证超级黑晶之证克总的眼镜阿馆小分队奖券魔导院毕业证西瓜勋章大满贯勋章
    评论

    溪午已经要开启新故事了,也希望各位能够以全新的姿态,投入到全新的旅途中,书写独属于自己的全新篇章

    4周前
  • ALONE
    2楼
    破晓者Lv.7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火焰羽毛笔黑晶羽毛笔阿馆小分队羽毛笔超级黑晶之证奖券
    评论

    好耶,支持支持5.jpg

    4周前
  • 大可不必
    3楼

    5.jpg

    2周前
信息x
你确定要删除回复吗?

首页

视频

社区

福利

我的